亚星国际

2020年03月06日 | 作者: |  点击数: |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于四海之外。”最喜欢《庄子·逍遥游》里的这一段话,而最早听到这段话就是在李宗玮先生为研究生开设的中国书法史专题课上,他是用了一种极为兴奋、激动和潇洒的腔调并带着丰富的肢体语言讲给我们听,我就是从那时起知道了庄子的这段名言,也就是从那时起开始由衷的感受到李宗玮先生清静潇散的精神世界,我说他是在用心感受历史,感受古人的精神境界,然后把它们化到骨髓里再讲给我们听。

他的讲述是带了他独具特色的李宗玮式的深度解读,他把中国书法和中国历史完美的融合到一起,真正做到了“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气宇融合,精神洒脱”,可谓是当今书坛少有的真正做学问的书法大家。学界喜欢以学者型来形容本领域真正做学问的人,而李宗玮先生早已在书坛赢得了学者型书法家的美誉,他为人简淡清和,温文尔雅,温柔敦厚,平时淡泊明志,深居简出,静静地在他自己设定的学问领域辛勤耕耘。

李宗玮先生家学渊源,其祖上为清末粮道,父兄都是书法爱好者,受家学影响,宗玮先生学书自魏碑入,上追商周钟鼎大篆,下到晚明浪漫主义诸家,在秦小篆上用工颇勤,隶书、行草书无不达到“无意于佳乃佳”的境界。

他最为擅长的是小楷,当今书坛名宿欧阳中石先生在为其小楷长卷跋文时说:“宗玮先生字出绍京,颇得神采,极见功力”,他尤善写钟繇一路,呆头呆脑,似隶非楷,返朴归真,2001年在其个人书展上,张彦青先生说:小楷,我们都以为已经断代了,没想到宗玮老弟的小楷竟是一种跨越,目前至少在山东我看是没有写得这么好的。南朝王僧虔有云:“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李宗玮先生在书法上的动作可以用这句话来概括形容,他在创作上广取诸家之长,更形成自己特有的潇洒脱俗、神采飞扬的个人风格。

南开大学著名国画家陈玉圃教授跋其作品曰:“宗玮书法,有一种清旷俊逸之气,笔势纵横跌宕,挺秀潇洒,下笔简捷,气度高华……自然天成,流丽典雅,飘飘如有凌云之势,高出尘表,得物外之妙”。然而他却从没有把书法当做要紧事,看过他创作的人都会被他悠闲、潇洒、飘逸的心态和神态自若的书写动作所陶醉。

他一直强调书法是玩玩而已,不能把它当成事,然而正是这种玩的心态成就了他独具一格的闲逸脱俗的品格。宗玮先生最喜欢东晋士人的气度和风范,常以魏晋情结和魏晋风度来形容他心中风流妍美的南朝士人书法状态,“清风出袖,明月入怀”,这是东晋士人的仪态风尚,也是宗玮先生在书法上形成的高妙品格。

“学书须要胸中有道义,又广以圣哲之学,书乃可贵。”宗玮先生一直强调欲学书法必先读书,欲要读书必先读史,这是他的信言,也是他所走过的学书之路。一直以来,宗玮先生都沉浸在静静读书的快乐中,对经典书论的系统解读和对中国书法史的全面掌握都让他如同站在高山之巅俯瞰中国书法的浩瀚海洋,他一张手、一出口就是三千年的书法史,大开大阖,大起大落,如惊涛骇浪,如烽烟滚滚,而他的这种融会贯通也正得益于他对历史的深刻解读。

在给学生上课的时候,他能把自己读来的关于中国书法史的一系列背景历史随手拈来,大段引用大段背诵,把学生听得目瞪口呆。我说他是把自己融进了历史的长河中,在用自己的心灵默默的感受古人的风采,在某一瞬间他就是王铎,他就是傅山,正是有了这样的情怀,他才能做到解读书论的与众不同,听他的课学生说是一种享受,而他也愿意随时把这种快乐分享给和他一样喜欢书法的人。

2001年他在亚星国际 ######### 师大文学院开创了全国当时为数不多的中国书法艺术研究所,在文艺学、美学方专业设立书法美学方向招收书法研究生,迄今已招收了5届学生,在书法教育界引起了强烈反响。而对于他的理论研究和读史感受,他把给研究生课程班开课的讲义整理出来,于是便有了畅销海内外、一年印刷三版犹显不足的《悟对书艺——中国书法极品一零五讲》,我说他是在用心解剖中国书法史,“三十年来,在有意无意中顾盼我心中的这些法书经典的时候,总有些许话语在喉结涌动,以致不吐不快。

”是不吐不快了,他的这种激动让他以一种异样而又伟大的形象立在他的追宠者们面前,他也因此而成为受人尊敬的学者型书法家。他在别人的追宠中静然,他在别人的求名追利中悠然,他还是默默的守望着他的书法、他的阵地,当代著名文学评论家宋遂良先生在他的“明丽高华”一文中对他的评价则是质朴的可爱:“宗玮以吟清风而咏苍浪,怀洞庭兮悲萧湘的文人情怀,信步于中国书画之途,以‘水清鱼读月,花静鸟谈天’的心态处世,不像个做官的人。

”岂止是不像个做官的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都不像是个专业书法圈里的人,三十年了,他仍然处在别人炙手可热追求名利利欲熏心的书法圈外,然而他有他自己的圈子,他划定的这个“号外”书法圈是会让他对书法史有贡献而青史留名的大圈。经史论书有道义,神采风骨自琅琅。

这便是李宗玮先生的书品和人品,刘熙载云:“笔性墨情,皆以其人之性情为本。是则理性情者,书之首务也。”他把书法和做人结合起来,德艺双馨,不但在书法创作上取得一个又一个新突破,而且不断锻造自己的精神品格,愈来愈安静,愈来愈与世无争,在培养后学年轻人却又不遗余力,在书法界赢得了美名。

刘勰在《文心雕龙》里说:“陶钧文思,贵在虚静,疏瀹五藏,藻雪精神。”李宗玮先生一直在践行这句话,他在安静读书深刻做学问的同时不断锻造自己的书艺,书法创作水平不断跃上新台阶,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正是凭着四十年如一日的努力和清静潇散的心态,他才取得了今日的成就。

庄子说“我与天地独往来”,已经在书法精神世界里徜徉散步许久的李宗玮先生在未来的日子里必将突破新的书法美学境界,在最高深层次的书法领域里创造新的奇迹。屈子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爱而求索。行者无疆,勇者无惧,仁者无敌。(相关美术作品请点击链接)

报道链接:

 

 

编辑:崔   勇

热点新闻